乐字三营首次标定全琼地脉“子午谷”——古崖

  有。都说海南像个蒂向东北的大梨子,中心轴就是昌化江主流河谷及其延长线通道,其走向,恰恰与关中子午谷同。梨肚是山区,中轴两侧并列着全琼最高山脉:五指山与黎母岭。从地形图看,乐东九所镇至屯昌南吕镇近乎顺直的两百五十里,是史上唯一“直贯黎(梨)心”的断裂型天然通道,不就是“子午谷”吗?

  这是黎区史上全局性的第一号通道。明代定编从九所“入黎”的三座兵营,确证了对这条要道的着意经营。

  明代俞大猷和海瑞先后建议在“抱显”设县,以强化保国-志仲入山通道,但由于宁远河中下游河谷不易通行,策论终于落空。

  古崖州真正实施的第一条固定入山通道,是较为绕远的九所-千家通道,不过,与今天乐九公路的取线差别颇大,是沿望楼河谷上溯的“大石门路”,而其备份线,则是臭水-谭寨路。

  万历四十三年(1615),朝廷发兵再次平定崖州后,在黎峒深处一举设立乐安(今抱由镇南)、乐平(今千家镇北)、乐定(今三平镇头塘村北)三座大营,共驻兵近900名,作长期固守之势。直至清末,这三个驻兵点都没有变化,它们彰显着琼南第一条稳定入山通道的确立。

  探讨这条重要通道,同样先把光绪《崖州志》相关记载原文照录,略作分段,然后再逐句分析、实勘——

  西路平夷,绝少蓊荟,去黎村较远。其入黎孔路,则由九所分路向西北十里至抱旺村,抱兴汛移驻于此。又十二里至油柑坡,有汛房一所,防石门。又十里至大石门,昔人凿石通路,多石险仄,为黎匪出掠咽喉,最扼要。详《关隘》。又二里至小石门,路亦险阻,宜防伏。

  又二里至抱那村,北十五里过大溪,入槐林。树木丛杂,宜防伏。又五里出灌井田,五里至下岭冈。林木蓊蔚,路颇险阻,宜防伏。又三里至乐平汛,防御千家、抱怀诸峒,为乐安声援。又三里至砖窑沟,乱石山冈,沟中易于凭击,宜防伏。又五里至柑蔗坡,有一小沟,亦宜防伏。又五里至多涧峒之南美沟,两山冈夹一小溪,沟中宜防伏。又东北二十二里至乐安汛城。

  由石门入乐安,路颇平坦。虽有数处虞伏,非关要害。若过于谨慎,则虚张声势,向石门行,暗从九所市转东,行五里至山脚村,十里至深溪汛,十五里至抱麻村,上夹浪岭。二十里至臭水庄,二十五里至谭寨村,出西北路,直达乐安。该处峒黎驯服,路又坦平。西北路里程详下。

  探讨崖州西部的汉黎历史关系,“九所”是个绕不过去的重镇。它既是乐东盆地与沿海之间最直接的通道口,又与环岛驿道相对接,西南更毗邻重要港口望楼、罗马,堪称四通八达。官府要维持崖西地区管治秩序,九所驻兵必不可少。历史上崖西的历次规模动乱,只要九所在,局势尚有可为,九所一失,便满盘皆输了。

  “九所”得名,很可能是明代驻兵的“百户所”,附近还有四所村、十所村。直观地说,这是崖州守御千户所派驻的三个百户所,呈品字形驻守在兵要之地。

  由于明前期的海南史料已大部分亡佚,从现存《正德琼台志》看,“九所”之名,在正统初年(1436)前就有了,当时州官梁正导民“引望楼河水灌九所、四所、乐罗、罗马等处田一万余亩”。

  明制:每千户所下辖十个百户所,每百户所有兵110员名,但由于军户系世袭,待遇低没有吸引力,洪武以后外派及陆续逃绝,人数就不断减少。

  “永乐初(1403年),通府设土舍四十一所,辖黎兵多寡不等……崖州设土舍九所,各土舍黎兵无常额……万历四十四年,革土舍,易以粮长”;万历《琼州府志》的《兵防志》亦有相似记载,称黎兵来源是“招喻罗活、抱由等村黎人,出官(差)输纳衣帽。本州黎兵远不调发,唯征剿本处,乃征调之”。

  永乐“抚黎”,实行了一系列有别于此前此后的新政,对黎区采取高度“怀柔”“信任”措施,汉黎关系出现了一个“蜜月期”。“九所”会不会是当时的崖州土舍第九所?如果“十所村”的十所是后来增拨的“第十百户所”,那么“九所”“四所”也不能排除是永乐间的土舍黎兵。

  万历间设置乐安等三座大营以后,九所的“黎防”地位才有所下降。但是随着社会发展,三个所形成的地名已经固化,村名留存至今。

  【图3 《万历琼州府志》崖州舆图,除了三座大营,其余居民点与《正德琼台志》舆图基本相同,主要河流都无错误。图为与“大石门路”相关的局部,红点为当代尚存的居民点(只微、加郎益等,字面略有不同),至少有五百年历史。】

  现代人可能有点奇怪,这条古道放着大片平地不走,而是沿着望楼河谷,穿越不少险隘进山,与当代公路走向相去甚远。其实,沿河谷取道几乎是历史常态:

  “由九所分路向西北,十里至抱旺村,抱兴汛移驻于此。又十二里至油柑坡,有汛房一所,防石门。又十里至大石门……”

  油柑坡,在今赤随村北1公里左右,今称乐田洋。如何确认?一可参看该志《乡都》,油柑村属黎伏里,赤随村在抱旺西北八里,油柑村在抱旺西北十里;二可参看该志关于“望楼水”干流在这里与小支流“水流东”(今地图作“西边河”)的相会:

  “(自石门)又西南出油柑坡,至落马潭与水流东(小字:水名)水会。其小水源出小抱扛岭,南至插花岭,东至红墓【今红五】村,历卧缘、赤陇、赤樽等田来会。”

  清代油柑坡,历历可考。它既是“黎防”要口,承平时也是汉黎贸易的热闹市集,光绪《崖州志》载州西北九十里有“油柑市”,州西八十里有“抱旺市”。

  进入1930年代,随着汉黎两大文化背景人群社会关系的缓和,近代公路修筑,望楼河谷通道废弃,油柑市便不复存在。在1938年地形图中,连“油柑坡”都消失,相关通道也部分断绝了。

  九所、抱旺都是大居民点,最迟明前期就有明确记载。实际上,华夏农耕文化在这一带落脚生根的时间,远早于明代。因为它们位于望楼河三角洲的核心地带,在崖州范围内,就有利于南来农耕文化圈发育的地理条件而言,这里仅次于宁远河口古崖州治。而《崖州志》记述辗转流传的古远信息是:这个三角洲可能是汉代一个县“乐罗县”的故地。

  想知道望楼河三角洲有多大,最简单的办法就参看地图上长茅水库的东干渠,以及西干渠的前半段。两干渠是微有落差的等高线,它们之间到海边大致框出一个三角形,应该相差不远。这是个非常肥沃的三角洲,崖州的第二大河望楼河哺育了它,水源充足,南临两港。

  最迟明代正统初(1436年),在“名宦”梁正的引导下,望楼河三角洲经典农耕就进入成熟阶段,出现了万亩规模的大灌区。论民力,仅次于崖州治一带:

  “梁正,广西永淳人,正统初任宁远县主簿。崖人不知水利,正导民筑陂,灌田三千余亩。开伏沟、探沟,引望楼河水灌九所、四所、乐罗、罗马等处田一万余亩,引抱旺塘水灌那罗、抱贵等处田一千余亩。“(光绪《崖州志》)

  沿望楼河谷上溯,汉村向内陆伸延得最深,直到大石门附近才接近黎峒,如果按照近现代公路的走法,在“那田村”附近就接近黎峒了。只要不是洪水期,此线大部分都还好走。

  但是,这条通道也有天生的缺陷,从当代石门水库坝区开始,就先后碰到三个险隘,即大石门、小石门和响水石门:

  “又十里至大石门【今石门水库大坝一带】。昔人凿石通路,多石险仄,为黎匪出掠咽喉,最扼要。详《关隘》。又二里至小石门,路亦险阻,宜防伏。”

  当代修建水库后,石门之险已看不到原貌了,但在实地依稀还能感觉。这是《崖州志·关隘》中的相关记述:

  “石门有三,皆在黎伏里。一为双猛果大石门,距城西北一百二十里,距油柑汛十里,为西入乐安城孔道。一带高冈横截,当道中凿石通路,两旁石壁如门。行里许至小石门,亦有山冈连绵不断,皆多石难行,最宜防伏。

  “一为响水石门,距大石门东十五里,距抱兴汛七里【按:这个汛后来迁到抱旺村了】。左有峻岭,右有大溪【即辰耸溪,今称南马河】,较大石门尤险隘难行。二里许过大溪,即出大石门孔道。”

  三个石门,最险的是响水,位于今抱伦农场西南4公里,抱伦八队附近,当代建有响水电站。光绪《崖州志》对此段望楼河的相关记述:

  “……与望楼水会。西经抱拿地,名辰耸溪。行山谷间,入响水潭。潭有巨石当冲,水从高泻下,声甚洪”。

  过了南马河,再沿望楼河上溯2公里左右,大道便向东拐,终于离开望楼河河谷。这里已是黎峒深处,前行数里即将接近乐平营。

  今天从千家到抱伦农场场部的村道,大致上接近这条古道。路上的“排三”村,应该就是1938年地形图上的“排寨(栅)营”,“三”“栅”应该是读音误差造成的。该地图上的“千家西”,分为新村旧村,今已消失,位置大致上是当代地图上的“永益老村”。当代的千家镇街区,在1938年地形图上表述为“千家东”。

  这一带的居民点,半个世纪以来变化不少。而最难寻故址的,便是明代乐平营,即清代乐平汛。这个将近300年连续驻军的重要历史节点,自民初撤销后已全无踪影了。在《崖州志》对该古道此段的记载中,沿途居民点都是小地方,今天也都消失,只能通过方向与里程推测其位置:

  “又二里至抱那村【今佚】,北十五里过大溪【今南马河】,入槐林。树木丛杂,宜防伏。又五里出灌井田,五里至下岭冈。林木蓊蔚,路颇险阻,宜防伏。又三里至乐平汛,防御千家、抱怀诸峒,为乐安声援。

  “又三里至砖窑沟,乱石山冈,沟中易于凭击,宜防伏。又五里至柑蔗坡,有一小沟【疑即今乐光农场二队的山溪,属望楼河水系】,亦宜防伏。又五里至多涧峒之南美沟【疑即今乐光农场四队的略大山溪,亦属望楼河水系】,两山冈夹一小溪,沟中宜防伏。又东北二十二里至乐安汛城【今抱由镇街南三里】。”

  综上所述,明清乐平营汛的具体位置,当在今千家镇街以北2公里左右的丁坡村略北。这里离清代千家东、西村峒各有两、三公里,不远不近,与已知相关地名的记载里程均能大致吻合。

  地名“柑蔗坡”值得注意,它反映在千家镇到陈重村之间的黎峒深处,最迟晚清已有连片甘蔗种植园,说明黎峒对外经济联系的密切。

  应该指出,乐东新闻,虽然《崖州志》在表述望楼河流向时,说其在长茅一带“又东流经乐平汛,南流经多涧溪湾,西流至长槐”,但是,乐平汛肯定不会在望楼河干流附近,否则,与所有已知记载里程都不可能吻合,且距千家峒、抱蕴峒也太远,还隔着一列矮山。

  丁坡村这个推测的乐平营汛故址,正位于南马河一条小支流边。《万历琼州府志》的崖州舆图有清晰标示,该志成书,恰在崖州三座大营设立后不久,是“新鲜滚烫”的记载。乐平营位于南马河(某支流)上游而非望楼河主流边,是确切无疑的。所以,《崖州志》关于望楼河“东流经乐平汛”,表述不当。

  同样,1992年版《乐东县志》表述的“乐平营遗址,又名乐平讯,位于千家乡响水电站上游牛角湾处东岸古道上”,也欠准确。而且牛角湾在响水石门以南,不在“响水电站上游”。

  【图8 在望楼河与昌化江的分水岭高处,西向俯视“乐平营”至“陈重营”之间的通道地势,“柑蔗坡”即在其间。最新的中线省道(由两箭头示意),均从这里通过。】

  千家峒较大,由于位置正当乐东盆地广大地域进出西南沿海汉区最便捷的通道上,自明初就见于记载不绝。

  长茅水库以东、大安水库以西,各有一列矮山,大安水库以西这列山是望楼河水系与昌化江水系的分水岭。两列山之间这条天然通道,与多建村至赤随村之间的望楼河干流河谷一样,是大致平行的东北-西南走向,也都是受“华南褶皱系五指山褶皱带”影响形成的昌化江中游河谷的西南延续和发散。

  明清古道从响水石门东行到乐平营,就完成了从西侧望楼河谷到东侧天然通道的转换,乐平营设此,符合兵要常识。由于历史局限,这营不会设在黎村旁边,晚清时守兵减至10名,规模不大。清末民初之交一旦撤军,有用材料自然被附近村民取走,很快就踪迹无存,所以今天要准确定位就很困难了。

  由乐平营沿天然通道东北行三十七里至乐安营(按光绪《崖州志》另一处记载,算来为五十里),相对平缓简单,没有也不必作过多选择,古今都这么走,包括刚刚落成的中线高速。本帖对此一笔带过。

  【图10 在1936年地形图上追溯“大石门路”,上:赤塘村至南马河口;下:南马河口至“一字山”。】

  【图11 在现代地图上追溯“大石门路”及“谭寨线年美国缩编的《崖县》地图(局部)上追溯“大石门路”及“谭寨线”,不少老地名仍存。】

  毋庸讳言,汉黎通道对于历史上的官府来说并非只是贸易和观光,面向土著的驻防乃至军事较量,有时也是必须提上议程的。作为行军通道如果只有一条,一旦出现被动,会非常危险;尤其是河谷通道,洪水一来就会断绝。所以在这个方向也物色了一条备份线,就是相对好走而略为间接的臭水-谭寨线。

  “由石门入乐安,路颇平坦。虽有数处虞伏,非关要害。若过于谨慎,则虚张声势,向石门行,暗从九所市转东,行五里至山脚村,十里至深溪汛,十五里至抱麻村,上夹浪岭。”

  山脚村,今存。深溪汛,按里程当在今“芒果头村”与“龙浩新村”之间的抱套河,这里离山脚村约十里,当代S313省道桥也在附近。通道之所以尽量寻上游过河,一是求其水浅,二是尽可能多地利用汉区通行。

  从地理状况分析,这里是望楼河三角洲的东边缘,往东、往北都开始进入浅丘,直到晚清都是黎峒范围了。“深溪汛”设此,正因系汉黎分界。

  过深溪汛东行进入丘陵区,先经抱麻村。该村今已不存,1960年美国据民国地形图缩编的中英文彩色《崖县》地图,录有该村,对比今日地图的水系,该村当位于今落马村北。由此东北行,“上夹浪岭”。

  “……上夹浪岭。二十里至臭水庄,二十五里至谭寨村,出西北路,直达乐安。该处峒黎驯服,路又坦平。西北路里程详下。”

  夹浪岭何在?从“抱麻”与“臭水”之间的地形可知,“夹浪岭”实际上是今称石头岭和木棉岭、宝翠山之间的一片山坡,古道具体行经今徐园村与三角土之间。

  臭水村今存。谭寨村,1960年美国彩色《崖县》地图尚存,考其位置,即今千家镇汉小村东南的“老村”。谭寨村作为古代重要通道的节点,清代地方志一再提及,当代消失,这类地名变化无疑为考据增添难度。

  臭水、谭寨,古通道一直往东北去,从大安水库西岸穿入今大安镇西翼,再翻越“葫芦门”才能通往乐安城。尽管稍远,但“该处峒黎驯服,路又坦平”,避开了向来“强悍”的千家峒,是个不错的选项。

  谭寨还是个三岔路口,由此南行一路,通过今福报行政村(古抱怀峒)、抱温村(清代抱蕴汛),连通崖城通向乐东盆地的另一条古道,《崖州志》称为“西北路”。西北路已超出本帖范围,将来另行探讨。不过,该志在“西北路”条文中记载,从九所东北行至谭寨村,共七十五里。

  1930年代中期,广东省国民政府修筑乐九公路。从1960年美国《崖县》地图保存的公路走向可知,从夹浪岭开始,民国公路与古谭寨通道就发生分歧,到千家村,民国公路便汇入了与大石门线平行的天然通道。而现代省道与民国通道之间的分歧,主要也发生在夹浪岭与千家镇之间。

  我记得直到海南建省初期,三角土这段路还是不好走。七歪八拐,坡度明显,土路面可以看得出是勉强凿开嶙峋怪石修通的,车行颠簸,车速也不快,三角土还设置了当地唯一的“木材检查站”。这里正是《崖州志》所谓“夹浪岭”的要害路段。大概21世纪初,这一小段路(大致也是徐园村与三角土之间)重新定线,现在好走多了。

  多建村至赤随村之间的望楼河谷,与抱由至千家省道所经的天然通道一样,为略呈梯形的东北-西南走向,是昌化江中游顺直河谷断裂的延续。“大石门路”的定编,具备全琼意义,在汉黎关系史上不可或缺。

  乐东九所至屯昌南吕的两百五十里,是唯一直贯“黎心”的构造性天然通道,楼主称之为海南“子午谷”。明中期从嘉靖起,在通道北口先后设置乌石、大坡头、大(太?)平、枫木、大葵等军营,一直维持着不少于两座现役营运作,同时陆续探索合适的长久防区。

  到万历后期,经近百年举棋不定终于决策。在通道南口一连设置三座“乐”字号兵营,跨越了整个乐东盆地,至清末一直驻兵不废。此举,正是官方着意经营这条主体一直处在“化外”通道的确证,而事实也证明,这个决策是正确的。

  楼主无数次进出抱由镇街,从未觉得有什么奇特,这次“大石门路”专题作业,才忽然用了“第三只眼睛”观察,于是有所感。

  一,镇街位于昌化江南岸,一带无甚山岗,肉眼看与北岸无异。就是这片毫不起眼的岸线,却能将滚滚直下一百三十里的昌化江干流挡住,迫使它拐了个直角大弯,转向西北。

  二,南岸镇街及以东、以南一带,全属望楼河流域,虽距昌化江干流一步之遥,自然集雨却可以说是滴水不入昌化江。

  三,街区就是望楼河发源地之一。这条水,却承继昌化江西南流向的接力棒,义无反顾地直出望楼港……

  常言道,历史没有假设。但是,对海南“子午谷”构造断裂在抱由镇街这一关键节点,不妨略作假设,更能说明问题。

  【图17 无论水文上还是地质构造上,抱由镇街都处于一个“诡异”节点。图上色块为流域划分,浅红粗虚线示构造断裂走向。】

  【图18 古喃唠峒至番阳峒之间,昌化江河谷通道的经典场景。山水之间无可选择,路只在一线峡谷中。】

  假如该片区海拔略低五米七米,昌化江将不改其势直贯望楼河谷而下,出现连绵两百二十余里的顺直河道。

  这样,望楼河便是海南第二大河,其三角洲将比今天海岸冲积扇至少前推六七公里,产生琼南最大的河口平原。良田加良港,足以孕育出自昌化至陵水数百里沿海从未有过的农耕文化圈。隋唐(追到西汉也不难)以来的琼南首府,无疑将始终设在望楼河口,“地狭民稀”的宁远河口便只是其属县。

  由此推论,最迟明前期“千家通道”即可成熟,最迟“乾隆劝耕”前后,就会带动乐东盆地进入经典农耕文明,就像定安、屯昌地域明清间的迅速发展一样。这个琼南从未展现的“望楼河”内外两大粮仓,将与琼北形成有力呼应,整个海南的开发史及汉黎文明的融和史,必然大幅改写。

  这,或许是海南“子午谷”断裂预备的另一个演出本……不知何故,在抱由镇街一带出了点“基因突变”,剧情就完全不同了?

  原来抱由镇街也是一处地质节点:从这里开始一直向南、望楼河干流以东这一片,是琼南最古老的陆地之一,在3.5亿到4亿年前就形成了。而一河之隔的望楼河干流以西,以及抱由镇街以北的广阔区域,包括从鹦哥岭到猕猴岭的大半个黎母岭山系,却还是蓝盈盈的大片沧海,至少再过2亿年后的石炭纪,才缓缓隆起于海平面……

  人类文明史的骨架,无可避免是受地形制约的地域史。只要这新版块的抬升过程稍快“微不足道”的一点点,上面的假设就已经是史实——人们通常把这叫“水到渠成”。

  “海南子午谷”提法,通俗易懂,一下子拉近古今距离,有纲举目张之功效。子午线上的古兵营或附近村庄,接受汉化程度较高,就是印记。

  关中子午谷,史上从没有一支军队利用它奇袭而得手过。这一点,海南“子午谷”也是相同的,直到清末冯子材开“十字路”之前,也没一支军队完整通过的记录,因为太难走了。

  5楼埋红包点赞作者:夜泊2009时间:2019-01-27 22:45:57罕见贴文,非常受用感谢何老师

  一,发帖子前两天将某些片段放在乐东一个文化群里观摩。昌化江这段河道90度直角的奇异,原来早已有学者注意到。一位海南籍教授群友发言——

  读大学时,地貌学老师得知我来自海南乐东,就问我,“有一条河流经乐东县城时有个九十度的大转弯,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原来这是两条垂直断裂的交汇处。

  【我】谢谢教授鼓励。考据历史,知识盲点随时存在,还是“带着问题学,活学活用,急用先学”。虽然说这句话的人早就倒台了,但方法论没有好坏之分,只要运用得当,是有效果的。

  二,帖子发出不到十分钟,海南某学院刊物的主编教授就在微信要求提供稿件,拟发今年第一期。之前我在这个刊物上也发过几次文章。

  发稿前,我加多了一个地质图,进一步突出抱由镇的特殊“节点”位置。图说是:“从水文(左)和地质(右)图看抱由镇街的独特。水文图上色块为流域划分,浅红粗虚线示构造断裂走向;地质图上色块数字越大,资格越古老,望楼河冲积洲最年轻。”

  配合正文:原来抱由镇街也是一处地质节点:从这里开始一直向南、望楼河干流以东(包括大安镇、三平镇)这一片,是琼南最古老的陆地之一,在3.5亿到4亿年前的海西造山期就形成了。而一河之隔的望楼河干流以西,以及抱由镇街以北的广阔区域,包括从鹦哥岭到猕猴岭的大半个黎母岭山系,却还是蓝盈盈的大片沧海,至少要再过2亿年后,到石炭纪才缓缓隆起于海平面……

转载请注明:http:///wanchongzhen/49785.html
上一篇:菲律宾haobc_中国邮政报
下一篇:《乐东县中校史》草稿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