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fang_独家旅美小提琴家何东的“海岛情怀”小提

  原标题:独家旅美小提琴家何东的“海岛情怀”,小提琴协奏曲《鹿回头传奇》4月奏响“上海之春”

  何东当代小提琴家,祖籍顺德杏坛上地村。原名何超东。他父亲就是中国著名爱国音乐家、作曲家、小提琴家何安东。何安東是抗戰初期最早創作救亡歌曲的作曲家之一,其創作的"保衛中華"、"奮起救國"、"全國總動員"、"大眾的歌手"等歌曲在當時廣闊的中國大地和東南亞各國流傳甚廣。

  何东幼年时被赞为“岭南音乐神童”。7岁随父亲学习小提琴演奏,从小耳濡目染的熏陶加上父亲的悉心栽培,小提琴演奏的基本功颇为扎实。何东10岁那年,中央音乐学院院长马思聪来广州演出,何安东前来看望老朋友,儿子亦随行。这是小何东第一次见到鼎鼎大名的马思聪,他在前辈面前一本正经地拉了两首曲子,其中一首就是马思聪的《牧歌》,马听毕作了细心指点,又对何安东说:“这孩子不同凡响,你要好好培养。”……

  1961年,何东进入广州音专附中,跟随叶雪庆教授开始了正规的小提琴学习。1962年,首届羊城音乐花会隆重举行,何东在广州乐团交响乐队的协奏下演奏莫扎特的小提琴协奏曲。

  何东的父亲虽能传授予他对音乐境界的领悟,却也留给他一道浓重的命运阴影,因为父亲1957年被划为,导致何东在报考音乐学院时因“政审”而落第,于是转而求其次,何东进入了广州音专。不旋踵,文革风雷磅礴而至,何东记得上京“革命大串联”,他住进中央音乐学院接待站,他有心拜会前辈马思聪先生,然而见到的却是批斗“反动学术权威马思聪”的通告。

  1968年,何东被广州音专“校革委”分配到海南琼中县,这是全校下乡知青里最边远荒僻的去处,琼中位于五指山区的深处,举目尽是莽莽苍苍的热带雨林,琼中县城叫营根,是个小镇,这里有个“思想文艺宣传队”,大抵是一些乡村教师和县城的国家职工组成的。有排练即来,无事即散,不过他们都未曾听过小提琴,何东便改拉二胡,时时到四乡演出。那时何东还是“思想文艺宣传队”的成员,经常到少数民族聚居区演出。当时的条件极为落后、闭塞,周围都是原始森林、没有路,交通主要靠两条腿,演员自己背着行李和乐器,往往在树林里连续一走就是四个小时。海南山林的天气炎热又潮湿,有很多山蚂蝗钻来钻去,行李一放下来,马上就要搭舞台。但是,正是如此艰苦的环境,磨炼了何东的意志,也使他远离了当时城市里轰轰烈烈的政治高压氛围,精神上愉悦和放松,甚至感受到了“自由创作的空气”。

  某日何东和一县干部聊天,说起自己的专业其实是拉小提琴,该干部说,记得六十年代初县机关工会买过一把小提琴,却没人会拉,现在都不知还在不在,于是去找,居然在蛛网层织的仓库角落找出来了。这琴不但蓬头垢面,更缺胳膊短腿,有几个小部件已失落了,何东自己动手,重新把琴装好……这个山中小镇亘古以来第一次听到了小提琴妙曼的乐音。他和當地人共同工作和生活,工余時間在沒有任何資料和老師指導下堅持自學小提琴和作曲。五指山中猿啼鹿鳴,何东每天面对苍莽山野练琴,琴音融入缭绕烟岚,是音乐使他感到浩茫天地一片明亮,不知不觉弓弦飞扬出充满泥土气息的山歌旋律。其后,何东到村寨演出,黎苗山民对神奇的小提琴均十分喜爱,何东和这把土洋拼凑的小提琴,就成了宣传队的压轴节目。

  故此,在琼中的艰辛岁月,对何东而言,是一种命运的淘洗。五指山荒莽而丰饶,猿啼鸟鸣,蕉风椰雨,这里有取之不尽的黎苗山歌和民间音乐,有憨厚淳朴的民风;这里没人去挑剔他的家庭出身,也没有在乎他去苦练那些违禁的“封资修”提琴曲。

  寫劇本、編節目、創作音樂、当演員更要演奏二胡和小提琴,煩重的工作壓力和多種的體力勞動,加上落後的山區物質嚴重匱乏使人營養不足⋯⋯終於令何東患上黃膽性肝炎,20歲的小伙子體重竟一度降至90多斤。何东回忆道:那段时光音乐就是他的一切,不管县城宿舍昏黄的灯光还是黎寨的茅寮摇曳的油灯,是音乐使他感到浩茫天地一片明亮。

  千锤万击出深山,他就在這片熱帶山野重新蛻起,厚积薄发的何东进入了他创作的高峰期,《黎家节日》(当时曲名为《黎家代表上北京》)就是这个时期的代表作。他把小提琴从高分贝的革命噪音里解救出来的,以奔放的琴弓,释放出被禁锢已久的音乐的灵性与生命。《黎家代表上北京》虽然不得不冠上略有政治色彩的曲名,但它确然是那个年代罕见的、真正的音乐。直至今日,它仍是中国乐坛的保留曲目和小提琴教材……

  1970年,广东民族歌舞团发现了当年的“音乐神童”何东,将他上调并委以重任。1977年,何东调入广州交响乐团担当小提琴首席和独奏,他是广州交响乐团历史上第一位担任独奏的小提琴演奏家。1980年,何东与作曲家宗江创作了大型小提琴协奏曲《鹿回头传奇》,在中国交响音乐创作领域脱颖而出,被誉为小提琴协奏曲创作的“零的突破”。作为小提琴演奏家和作曲家的何东,在中国乐坛赢得了自己显赫的地位,被誉为“早年广州音乐的代言人”。

  就在何东事业蒸蒸日上之时,为了追求小提琴艺术的更高境界,他毅然决定负笈美国越洋深造。这个决定比较突然,也令人颇感意外,但细想一下,这个决定又完全符合他向着艺术高峰永攀不止的心态,因为沉溺于掌声和鲜花中,从来都不是真正的艺术大师所向往的。

  1985年何東赴美國舊金山音樂藝術學院深造,後任職于加利福尼亞州首府交響樂團。毕业时,加州首府沙加缅度国家交响乐团征聘一名小提琴演奏员,何东获得评审团的全票通过。2001年,加州议会一致通过,并由州议会议长签署授予何东“杰出音乐成就奖”,他是加州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华人。

  出國前的1982年,何東相繼錄制了[迷人的小提琴]和[何東小提琴獨奏專集 ]卡式盒帶。 2001年至2005年,何東又陸續推出了奉獻給音樂愛好者的小提琴曲集CD[弦上之詩]一、二、三集,2018年在70歲高齡還錄製并出版了CD「何東小提琴作品及演奏專集」,樂壇好評如潮。身兼演奏、創作、及教授三職一身,何東還為培育年輕一代努力耕耘,他的學生中不乏許多職業樂團的首席和演奏員,同時還為當地的青少年交響樂團輸送很多優秀的演奏人材。

  海南岛南端有一个风光瑰丽的“鹿回头村”,村里黎族人民世代流传着一个古老、神奇、动人的传说、

  话说在远古年代,一位黎族青年猎手上山打猎,遇见了一头金色的坡鹿,自五指山一直追到最南端「天涯海角」的大海边,猎手是那样英武,坡鹿是那样矫捷。一个紧追,一个迅跑,翻山越岭,跳涧过溪,一直追到最南端的岭顶。大海挡住了坡鹿的进路,猎手正要弯弓搭箭,忽然间,坡鹿回过头来,竟变成了一位美丽的黎族姑娘。猎手惊喜交加,弓箭从手中落下,他取出鼻萧和姑娘双双唱(奏)起深挚的恋歌,夕阳的彩霞映红了巍峨的五指山峰,甜蜜的一对情侣相拥着渐渐消失在黄昏幽暗的椰林深处⋯⋯他们就在这里开荒,耕耘,繁衍生息,造就了流传至今的美丽传说「鹿回头传奇」。

  在世界音乐史上,人们耳熟能详的经典西洋管弦乐曲和协奏曲比比皆是,但由中国作曲家创作、又由作曲家自己演绎,带有浓郁的中国民族色彩的协奏曲作品实在为数不多。

  让中国音乐界倍感欣慰的是,这个源自海南黎族的民间故事,八十年代初被何东和宗江取材创作成了小提琴协奏曲《鹿回头传奇》。此作品1980年完成首演,在全国第一次交响乐作品评奖中,获得了银奖,各方好评如潮,被认为是继《梁祝》之后,又一部让人兴奋不已的中国原创小提琴协奏曲。

  如同这个美丽而又简单的传说一样,这部小提琴协奏曲采用了单乐章回旋曲式结构,但结合了变奏曲及奏鸣曲的一些特点,虽然“平铺直叙”,但主奏小提琴的旋律优美,主题旋律给人一种清新的纯朴美感。乐曲的音调源自黎族民歌,富有个性,并融入各个插部中,进行变化发展,乐曲的和声清新,复调简洁,配器色彩艳丽,同时乐曲进行之中,还在不同的情景为小提琴设置了发挥各种技巧的机会。

  《鹿回头传奇》获奖以后,何东踏上海外求学之路。这部作品因为公开演出较少,并没有得以广泛流传,更无人知晓这部作品创作背后的曲折过往。

  2016年,上海音乐出版社辗转联系到了旅美32年的何东,告知即将出版的《中国小提琴作品百年经典》将完整收录他的《鹿回头传奇》和《黎家代表上北京》,96fang同样享受完整录入的中国原创小提琴协奏曲,还有《梁祝》。

  以下是上海音乐出版社评审小组决定在出钢琴谱的同时采用《鹿回头传奇》完整CD音响,何东给丁芷诺教授的回复:

  尊敬的丁教授,非常感谢在您带领下的评审小组作出这个决定。说真的事前我也没有想到录音出来以后效果会反应这么的强烈,特别是原来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歌舞团的团员们听了以后热泪盈眶,他们说没有一个专业的作曲家为他们民族的音乐写过有份量有影响力的音乐作品,特别是器乐作品。小提琴独奏曲《黎家代表上北京》出来以后,他们已经非常的欢欣雀跃,而这次这个钢琴伴奏版的《鹿回头》更是令他们激动。因为他们听到的《鹿回头》确确实实是从黎族音乐提取元素、经再创作然后用最高级的器乐表现形式将黎族的音乐文化介绍到世界,令他们民族扬眉吐气,自豪激奋!从乐曲的开头直至到结尾的最后一个音,都饱含着黎家的风味,乐东新闻,完全不同于其他民族的音乐风格,加之运用了许多小提琴的技巧融入乐曲,充满激情的演奏更令他们有一种亲切、甜美的激动⋯⋯。

  听到他们的感想令我低头痛泣,千百年来他们在中国处于最底层,没有人为介绍传扬他们的音乐文化做过认真的工作,而此刻我是真的感到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把我遇到的事情和感想向您倾吐,绝没有王婆卖瓜的意思,而真的是感到当下的中国有多少人还在努力的追求艺术和认线年来就只有一个《梁祝》呢?

  2017年的春天,古稀之年的何东回到阔别了近五十年,曾经艰苦生活了九年的海南岛。半个世纪的风雨,都在这久别重逢中化作淡然一笑。1968年,二十岁的他,被分配到了海南岛的中部、五指山区最艰苦的琼中县,在这里度过了人生最宝贵的青春时期。白天,下乡去劳动,挖齐头高的水渠,还去挖防空洞,连挖3个月,每天8个小时,挖着挖着随时还会塌方。年过四十以后,何东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肌肉已是极度劳损,一拉上弓手就不自觉的发抖,一开始还不明白原因,后来才意识到,就是当年挖防空洞落下的毛病。

  是的,古今中外多少著名的音乐家、画家、文学家、诗人,尽管生前穷困潦倒,但却给后世留下享用不尽的文化遗产,任斗转星移,依然为后世所敬仰。历史上的存在才是真正有价值,何东坚信有优秀的作品流传于世、能造福子孙才是艺术家的修为。

  “ 学音乐是很苦的。谁都知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你喜欢它,热爱它,它就会给你的人生很多的快乐。”

  时代变了,商业社会里人们的价值观不断受到物质冲击,渴望早出名、早收割、为搏上位四处找捷径炒作自己、各种所谓的“成功”毫不掩饰利益的目的,但何东的信仰始终没有变。

  再回首,五指山曾经见证,鹿回头深情诉说,一位七十岁的小提琴协奏曲创作和演奏者,正沉醉于他的演奏。时光已将他人生中道不尽的故事,化作动人的琴声,铭刻在悠悠的岁月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转载请注明:http:///wanchongzhen/49789.html
上一篇:《乐东县中校史》草稿
下一篇:福建省_邻家花美男吧_统一战线深入基层践行初心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